建筑模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建筑模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无法复制的芬兰手游帝国是这样炼成的

发布时间:2021-01-21 07:56:33 阅读: 来源:建筑模板厂家

芬兰有超过150家游戏公司,从业人员超过2000名,绝大多数公司从事手机游戏开发。其中初创企业盛行,超过40%的游戏公司成立时间不足2年。这些公司出品了“愤怒的小鸟”、“部落战争”和“心灵杀手”等风靡全球的游戏。整个世界都在好奇,一个地处地球最北端的500万人口小国,是如何成为一个超级手游帝国的?

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一家餐馆里,网站Gamasutra特约撰稿人麦克·罗斯(MikeRose)正在为采访游戏公司Supercell做准备。旁边一名在用餐的老先生看到资料上的游戏截图时,双眼放光,兴奋地叫道:“啊,愤怒的小鸟!”然后他开始聊起自己玩过的所有手机游戏。罗斯目测这位老先生应该60多岁了,但他依然聊得不亦乐乎。

之后搭出租车时,司机毫无悬念地跟罗斯聊起了游戏。他突然想起,在飞机上时,一名空姐曾特意弯下腰,看似好奇他用手机玩什么游戏。

这可能是芬兰手游产业最好的时代。芬兰游戏产业集群的官方机构Neogamers表示,近十年来,芬兰的游戏产业发展得比全球游戏市场要快得多,2004~2012年,该国游戏行业的复合年增长率达到26%。2011年产业营业额达1.05亿欧元,2012年则为2.5亿欧元,预计今年将达到6~8亿欧元。

在“愤怒的小鸟(AngryBirds)”、“部落战争(ClashofClans)”和“心灵杀手(AlanWake)”等游戏风靡全球后,整个世界都在好奇,一个地处地球最北端的500万人口小国,是如何成为这样一个超级手游帝国的?

游戏开发者既是竞争者,又是合作者2009年12月,一只“愤怒的小鸟”从芬兰砸向全球。截至2013年6月,这款游戏下载量达17亿次,创造了在全球77个国家和地区的苹果应用商店下载量第一名的神话,并带来超过1.5亿欧元的收益。

在芬兰,出品“愤怒的小鸟”的游戏公司Rovio是家喻户晓的明星企业。然而,Rovio并非一枝独秀。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芬兰有超过150家游戏公司,从业人员超过2000名,绝大多数业内公司从事手机游戏开发,但事实上游戏开发涵盖了所有现有平台。在这100多家游戏公司中,初创企业盛行,超过40%的游戏公司成立时间不足2年。

创立于2010年的Supercell被《福布斯》杂志评为“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游戏公司”。2012年12月4日,Supercell举办派对,庆祝其移动互联网游戏“部落战争”成为美国苹果应用商店收入最高的App应用。当天,该公司CEO伊尔卡·帕纳宁(IlkkaPaananen)激动地说:“如今又有一批芬兰企业,站在了全球移动游戏的最高点。”

几乎就在同一时期,另一家芬兰游戏公司Fingersoft所开发的“爬坡赛车(HillClimbRacing)”成为苹果应用商店上下载量最大的免费游戏。

Remedy出品的“心灵杀手”则在2010年击败“愤怒的小鸟”成为《时代》杂志的年度最佳游戏。

帕纳宁称“赫尔辛基目前是世界上最好的游戏开发目的地”。除了短短一年时间就吸引了超过6000万欧元(8000万美元)投资资金,当地游戏开发者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是不得不提的一个要素。

在芬兰,游戏开发商经常“串门”,相互交流经验。例如,帕纳宁在DigitalChocolate、Sumea等多家公司担任高管。

Remedy的CEO马蒂亚斯·梅尔林尼(MatiasMyllyrinne)曾说:“竞争绝对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百家争鸣对全行业每个人都有益无害。对我来说,将Supercell或Rovio的开发人员召集起来并不难,反之亦然。”

对芬兰的游戏开发者来说,在某些领域他们是竞争对手,但在其他一些领域却是合作伙伴,他们在寻求海外扩张的过程中互相分享宝贵经验。

Rovio在2011年获得约3100万欧元(42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后,还力助Supercell、GreyArea等本地竞争对手吸引国外投资者。这一度成为业界的美谈。同年向Supercell投资约900万欧元(1200万美元)的著名风险投资机构AccelPartners,就同时持有Rovio的股份。

诺基亚,谈论芬兰时绕不开的话题

在芬兰,“成功的小鸟”扎堆,和当地有着非常浓厚的电脑游戏文化也是分不开的。早在1980年代,家用电脑刚刚进入赫尔辛基的时候,就有许多电脑爱好者开始自发编写游戏程序。但是,这一股趋势并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关注。因为毫不夸张地说,那可是诺基亚的大时代。

当我们提及芬兰信息产业或者商业的时候,诺基亚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名字。只不过在苹果和三星的光芒下,人们对待诺基亚似乎只剩下叹息。但实际上,诺基亚在芬兰游戏帝国的崛起过程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这方面,芬兰图尔库大学(UniversityofTurku)信息技术专业教授乔尼·森德(JouniSmed)做了大量研究,他发现,“诺基亚为芬兰带来了大量信息产业方面的投资和人才,这些都是日后游戏产业崛起的关键铺陈”。

2003年,诺基亚曾涉足基于手机平台的游戏软件,并专门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N-Gage。可惜的是,N-Gage开发出的游戏要么过于简单,要么过于复杂,无法吸引年轻人。所以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兴起后,诺基亚关闭了N-Gage。

但是N-Gage并非一无是处。在开发游戏的过程中,财大气粗的诺基亚为追求效率,曾将许多环节外包给赫尔辛基的小公司,Rovio就曾经获得过诺基亚的订单和投资。尽管诺基亚本身的手游计划失败了,却养活了许多像当时Rovio这样的小公司,让它们在开发中收获了经验。也恰恰得益于诺基亚的投资,赫尔辛基兴起了一批专注于手机游戏的企业。这次转型让芬兰游戏公司“步上正轨”,飞速前行。芬兰的游戏巨头们“相信平板和手机是游戏的未来”。

此外,诺基亚的数次大裁员,给赫尔辛基的游戏公司送去了意想不到的人才机遇——在诺基亚强盛的时代,小公司根本无法与其争夺人才。米克(Mikko·Kodisoja),Supercell的联合创始人兼创意总监介绍,他们有过因为招不到人才而蒙受损失的经历。

被诺基亚裁员的工程师们也成了移动游戏开发的主力军。当然,也有部分诺基亚的旧员工选择了自己创业——诺基亚特地为前员工设立了一个“诺基亚大桥计划(NokiaBridgeProgramme)”,为他们提供2.5万欧元的启动资金。根据森德教授的调研,不少诺基亚的前员工选择了游戏产业。

RumilusDesign就是其中的代表。这家公司的四名创始人均来自诺基亚,2012年初,他们决定参加“诺基亚大桥计划”,并成功在微软智能手机上推出了游戏“奇趣火柴棍(Collapsticks)”。

政府是有力推手

诺基亚确实为芬兰的手游产业提供了一份意外的“遗产”,不过,芬兰手游产业的崛起也少不了政府这一有力推手。

业界和媒体在讨论芬兰手游帝国时,总会赞Rovio两句。在罗斯的文章中,有这样一句话:“再次致谢Rovio的‘愤怒的小鸟’,芬兰政府现在对游戏业也非常上心,这点很有帮助。”

事实上,芬兰政府对游戏产业的扶持并非在Rovio成功后才出现,两者之间更像是“蛋鸡互生”的关系。

为扶持创新企业成长,芬兰政府在国家技术创新局下面成立了一个名为Tekes的国立机构。Tekes每年能为1500个企业研发项目和600个科研学术项目提供共计6亿欧元的资金支持。由于Tekes旨在创造长期的经济和社会公益回报,其资金资助不要求任何复利回报甚至知识产权方面的权利,因此很多企业和个人都会选择在赫尔辛基接受Tekes的赞助。

2005~2007年,Rovio从Tekes机构处获得共计40万欧元的资金支持。

那是Rovio公司最困难的一段时间。Rovio创始人麦克和公司主要投资者同时也是他父亲的凯杰意见相左,最后愤而离开。在麦可离开后,Rovio因为倚赖外包工作的经营模式太不稳定,渐渐入不敷出,于是在2007年开始资遣员工。在2009年初时,公司只剩下12人左右的规模。

如果没有Tekes的支持,很可能就没有后来的“愤怒的小鸟”。

当然,在Rovio成功的带动下,芬兰政府的资助力度也更大,制度也更为成熟。2012年,Tekes特别成立了扶持项目“Skene”,专注于芬兰游戏产业的开发。而在以高税收闻名的北欧,芬兰政府为了扶持游戏产业,还对小型游戏产业得到的投资有一系列的免税政策。

现在,在良好的氛围里,芬兰还诞生了许多其他移动互联网应用:Ringi是一个颠覆手机传统的通话模式,使之成为更加充满乐趣的图像文字信息体验的手机应用;Blast是一个面向功能手机的应用商店平台;Kiosked是一个实现随时随地网络购物的平台。

芬兰的成功与当地人喜欢从事文化创新方面的工作,讨厌墨守成规也有相当大的关系。森德教授表示,芬兰的年轻人大部分不愿意从事枯燥的政治工作,而是喜欢经营自己的设计室,“在芬兰,只有最平庸的学生才愿意做公务员”。

龙城主宰安卓版

将魂三国手游

天子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