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模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建筑模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世襄驾鹤西去鸽哨停歇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30:21 阅读: 来源:建筑模板厂家

王世襄(1914年5月25日~2009年11月28日),号畅安,汉族,祖籍福建福州,1914年5月25日生于北京。文物专家、学者、文物鉴赏家、收藏家。九三学社成员,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2009年11月28日,属于王世襄的鸽哨声就此停歇。20年前,所著《明式家具珍赏》一书成为中国古典家具收藏“参考书”的“燕市顽主”王世襄不再研究古典家具了,74岁的他开始为鸽哨、蛐蛐、葫芦这些不起眼的小东西著书立传。1989年,《北京鸽哨》一书出版,他的妻子袁荃猷曾说,《北京鸽哨》得到同好者的称许,但也可能有人认为他是一个好事者,竟为如此渺小的东西写了一本专著,“世襄从小就喜欢养鸽子,到现在还未能忘情。他常因住所变成了大杂院,不再有养鸽子的条件而遗憾。”“京城空余鸽哨响”,媒体在他的讣闻中这样写。而那呼啸而过的鸽哨声在这个盛产噪音的年代,即将淹没无声。

这些喧嚣,如今都已经不再重要了。2009年的冬天,这位95岁的老人驾鹤西去,随着他一同离去的还有“风和日丽的春天,阵雨初霁的盛夏,碧空如洗的清秋,天寒欲雪的冬日”,这些出现在《北京鸽哨》前言中读起来就让人感觉美好的景象,还有鸽子飞过的声音,蛐蛐的鸣叫,这些本来很生动的城市表情,似乎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了,“现在的东西味道全变了”,王世襄曾这样说。

依旧不变的是王世襄夫妇的爱情。1945年,王世襄从重庆回京,送给袁荃猷的定情信物是一对内盛红豆的红木圆盒,镶嵌在盒盖上的火绘葫芦片,是他亲手绘制的;在他的藏品中,还有一件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编织提筐,多年来他们夫妇二人用它买菜。“人们的生活水平有高有低,但生活情趣却不一定和生活水平成正比例。懂得并讲究生活情趣的人,在任何条件下都能很自然地形成自己的生活方式,乐在其中。”已故画家郁风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说。

王世襄先生属于活得很明白的人,80岁以后,他便把生死看得很淡了,能活到九十有五,老爷子应该感到知足,所以他临“走”前撂下话:不搞遗体告别,不开追悼会,甚至连灵堂也不要设,省事也省心。他从容不迫地来到这个人世,又坦然自若地挥手告别,在人世间潇潇洒洒玩了一遭。

玩鸽子的人很多,但世襄先生写出了《观赏鸽谱》《北京鸽哨》。像鸽哨、鸣虫、獾狗、大鹰这样的玩,通常做大学问的人是不屑一顾的。但世襄先生却把它们玩到了极致,而且用他优美的文笔著书立说,自成一派。我记得《北京鸽哨》这本书,曾在国际出版界引起轰动。洋人们弄不明白,一个小小的鸽子哨,居然让北京人玩得这么精彩,玩出了情趣,也玩出了学问。

近年来王老写得最多的也是关于抢救传统观赏鸽的文章。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多活几年,能看到北京在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上放飞中国的观赏鸽。

2003年秋天,与王世襄相濡以沫近60载的夫人袁荃猷先他而去。两年来,每每想起老伴,王老都会忍不住抚摸老伴留给他的一件宝贝——大树图。这是袁荃猷的一张刻纸作品,粗壮的树干,圆形的树冠,丈夫一生所爱的15项玩好,像果实般藏于树冠。这张装裱后的大树图就悬挂在大厅的墙上。

与王世襄相濡以沫近60载的夫人袁荃猷留给他的宝贝——大树图

谈起诸多玩好,王老如数家珍:“十来岁时我开始养鸽子。接着养蛐蛐,不仅买,还到郊区捉。也爱听冬日鸣虫,即野生或人工孵育的蝈蝈、油葫芦等。鸣虫养在葫芦内叫,故对葫芦又发生兴趣。尤其是中国特有的范制葫芦,在幼嫩时内壁套有阴文花纹的模子,长成后去掉模子,葫芦造型和花纹文字,悉如人意。这是中国独有的特种工艺,可谓巧夺天工,我也曾试种过。十六七岁学摔跤,拜清代善扑营的扑户为师。受他们的影响和传授,玩得更野了——熬鹰猎兔,驯狗捉獾。由于上述经历,我忝得‘玩家’之名。”

王老把养鸽、研鸽当作所有玩好之最,自称是“吃剩饭、踩狗屎”之辈:“过去养鸽子的人们,对待鸽子就像对待孩子。自个吃饭不好好吃,扒两口剩饭就去喂鸽放鸽。他们还有一个习惯,一出门不往地上看,而是往天上瞧,因此常常踩狗屎。”他还兴致盎然地描绘起儿时的鸽市:“过去几乎每条胡同上空都有两三盘鸽子在飞翔。悦耳的哨声,忽远忽近,琅琅不断。城市各隅都有鸽子市,买者,卖者,逛者,熙熙攘攘,长达二三百米。全城以贩鸽或制哨为生者,虽难统计,至少也有几百人。”

出生于书香门第的王世襄曾就读于北京美侨小学。每每回忆少时岁月,有一个段子常挂嘴边:“一连数周英文作文,我篇篇言鸽。教师怒而掷还作业,叱曰:‘汝今后如不改换题目,不论写得好坏,一律P(即poor)!’”

王老如此爱鸽,以至于结束下放劳动后一回到北京,他便在通州郊区买了个小院,心舒神怡地养起了鸽子。后来想换个更大的院子,养更多的鸽子,但老伴终觉住在郊区不方便,只好作罢。

近几十年来,王老先是住大杂院,后是现在的公寓楼,均无法养鸽子,这成为他的人生最大憾事,可是他对鸽子的喜爱却日久弥笃。一次,赴郑州参加全国文史馆工作会议,当他流连于金博大广场时,发现当地正在举办观赏鸽大赛,他便兴致十足地走进了鸽群。在这里,他发现了许多久违的鸽种。鸽子的主人们虽不知道他的身份,但很快就发现这位老人与鸽子之间有种天然的亲近。一个年轻人指着一对黑中泛紫的鸽子问王世襄:“您认识它们吗?”“铁牛!”王世襄脱口而出。年轻人激动不已,坚持要将这对几近绝迹的名种送给他。

后来,无法养鸽的王世襄换了一种爱鸽的方式,那就是研鸽并出鸽书。近年来,他携带相机踏遍了北京的鸽市,去外地开会时也不忘逛鸽市会鸽友,还翻阅了沉睡在故宫书画库中的宫廷画家绘制的鸽谱。经多年积累,他编著了《北京鸽哨》、《明代鸽经·清宫鸽谱》等鸽书。现在,不少鸽友都获赠了王老的鸽书,其中有位开封的鸽友受其启发,也编写了一本鸽书。

王老手持中华铭鸽爱不释手,心中荡漾

王老曾问过不少年轻人:“鸽子有哪些种类?”年轻人大都回答:“有两种,灰色的信鸽和白色的和平鸽。”这让王老非常失望:“挂在他们嘴边的都是洋鸽子,而对高贵、典雅的中国传统观赏鸽却毫无概念。”王老认为,这和电影、电视、广告、公共场合中只能见到信鸽和白色食用鸽,而见不到观赏鸽的形象有重要关系。节目制作人除了对观赏鸽不了解外,寻找观赏鸽有困难也是一个原因。他们想买或想借观赏鸽都有困难。而要白色食用鸽则太容易了,一个电话,肉鸽厂就可送货上门。

王老初步算了算,观赏鸽的种类可达上百种,如黑点子、紫点子、老虎帽、灰玉翅、黑玉翅、紫玉翅、铁翅鸟、铜翅鸟、斑点灰、勾眼灰……这些有着美丽名字的观赏鸽经过数代人的精心培育,在头型、嘴型、眼睛、眼皮、眼珠、花色、脚趾甲、闪光效果等方面有诸多讲究。其尾部还可以缝线扣环、悬挂鸽哨,盘旋时气流穿过鸽哨,便传出悦耳的哨音。中国观赏鸽的这些特点在世界上独一无二,是完完全全的中国文化。

废塑料加工

服务器租用图片

男式牛仔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