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模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建筑模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穆迪下调匈牙利评级欧债危机已然东扩

发布时间:2021-01-21 15:03:53 阅读: 来源:建筑模板厂家

穆迪下调匈牙利评级 欧债危机已然“东扩”?

以匈牙利评级下调为标志,债务危机确有“东扩”之势,匈牙利、拉脱维亚等小型经济体均出现危机端倪。中欧、东欧众多国家与欧元区存在紧密的贸易联系,且西欧银行控制了东欧当地的大部分银行,这让信用紧缩的冲击正通过银行体系从欧元区边缘国家向东部传导。债务危机发展到此已然呈现“全面开花”态势。  11月24日,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穆迪投资服务公司宣布将匈牙利主权信用评级从Baa3下调一级至Ba1,并维持展望为负面,这是该国15年来首次失去投资级。同日,惠誉也将葡萄牙主权信用评级降至垃圾级。就欧债危机最新进展,25日与本报记者连线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孙永祥认为,以匈牙利评级下调为标志,债务危机确有“东扩”之势,匈牙利、拉脱维亚等小型经济体均出现危机端倪。中欧、东欧众多国家与欧元区存在紧密的贸易联系,且西欧银行控制了东欧当地的大部分银行,这让信用紧缩的冲击正通过银行体系从欧元区边缘国家向东部传导。他警告称,如果危机进一步恶化,必然伴随大量资金的撤离,中欧和东欧银行的信贷供应链将随时面临断裂的风险。此情况一旦发生,包括匈牙利在内的中欧、东欧国家恐怕在劫难逃。  本周一,迫于财政压力,匈牙利正式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欧盟申请“预防性”财政援助,该国也由此成为首个在欧债危机爆发后申请国际援助的东欧国家。然而,让人遗憾的是,求援信号发出没两天,匈牙利评级便惨遭下调。复兴资本全球首席分析师罗伯特森评论道:“很多人都认为此番求援能避免降级,但这已经太晚了。”穆迪在当天的声明中指出,匈牙利政府能否完成财政整顿和削减公共债务的中期目标存在不确定性,同时,债务负担加大、经济存在严重外部依赖性,加上巨大的融资需求都让该国抗风险能力减弱,很容易受到突发事件冲击。穆迪相信,这些因素将对该国政府的财务状况带来负面影响,并侵蚀到对抗危机的能力。该机构还警告称,如果匈牙利在进行结构性改革和中期规划实施过程中缺乏实质性进展,将不排除进一步下调该国评级的可能性。  孙永祥认为,国债评级的任何变动都会立刻反映到汇率压力和融资成本上去。事实上,在穆迪下调评级之前,三大评级机构已先后将该国的评级展望降为负面。不过与其他两家不同的是,惠誉在12日作出上述决定之前,并未派出工作团队前往匈牙利“实地调研”,这有些出乎意料。同穆迪声明内容类似,惠誉认为匈牙利经济下滑形势比预想更糟,存在私人部门资金流出迹象,这些将进一步削弱政府巩固财政的能力,并威胁主权信用评级。在评级机构的“步步紧逼”下,匈牙利主权评级被评为垃圾级的可能性大大增加,随之而来的是货币贬值和政府债券收益率的节节攀升。匈牙利福林兑美元汇率自上周一创下历史新低之后始终不见起色。同时,该国在24日拍卖的300亿福林的1年期国债在前次创下6.79%的历史高点之后继续上涨,一举突破7%的警戒线至7.07%的新高。而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更高达8.95%。对此,他指出,本币的贬值和国债收益率的升高实际上存在叠加效应。目前很让人担忧的是,该国大部分债务是以外币计价的,这意味着如果本币贬值,将使还贷成本变得异常昂贵,加上评级下调带来的收益率上升,这枚重磅炸弹的威力可见一斑。  然而,面对国际评级机构的频频施压,匈牙利经济部长马托奇在周五发布的声明中反驳道:“穆迪对匈牙利的形势评估没有事实根据,因此只能说这是对匈牙利金融市场的蓄意攻击。我们必须看到的是尽管外部环境困难重重,但在过去的一年半中匈牙利经济绝大多数领域出现了明显的可喜变化。” “客观上看,匈牙利并非希腊般一塌糊涂,但也远不及政府官员所言乐观。”孙永祥表示,好的一面是,匈牙利目前出口势头强劲,经常账户亦有盈余,加上来自欧盟的资金流入和52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意味着该国在短期内不会出现资金短缺。不过令人担忧的是,同其他欧洲国家一样,匈牙利经济在金融危机以后步入低谷。为从国际贷款方那里得到援助,匈牙利不得不开始了艰难的改革历程。特别是在2010年匈牙利新政府掌权后,为履行参选时减税、结束紧缩政策的诺言,引入了一系列一次性的措施以填补财政缺口:对通信业、能源业、零售业和金融业征收“危机税”;将强制性的养老基金国有化。有观点认为,这些“非正统”的措施会让政府尝到苦果。特别是今年9月,允许家庭一次性折价偿还以外币计价的抵押贷款,让外资银行来承受损失,此举已经激怒了大部分在匈牙利的外资银行。此外,匈牙利公共债务负担也在进一步加重。据匈牙利央行周三发布数据显示,该国第三季度的债务与GDP比值已经达到82%,今年第二季度的比值为76.7%。  孙永祥认为,债务危机发展到此已然呈现“全面开花”态势。好似标普此前下调意大利主权信用评级点燃危机向大型经济体蔓延的导火索一样,穆迪此举也意味着危机“病毒”已经扩散到中欧和东欧等国。在德国国债遭“冷遇”之前,上周欧元区成员国国债收益率继续全线飙升。当时便有分析指出,这或许预示着历时两年之久的欧债危机正进入一个新的危险阶段,危机救援格局也由此改变,由前十几个施援国救助少数危机国转变为一个健康国应对十几个危机国。他指出:“除匈牙利外,比利时被德克夏银行拖累而面临融资困难,斯诺文尼亚10年期国债收益率接近7%刚刚创下新高后,继而发生斯诺文尼亚两家银行倒闭,拉脱维亚周二取消10年期国债拍卖,可见由银行体系为传导链条的危机蔓延态势已经形成。”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