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模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建筑模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解读IPTV及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发布时间:2021-01-21 06:12:29 阅读: 来源:建筑模板厂家

尽管在政策、技术和市场等层面存在的诸多风险为其发展增加了多重不确定性,但可以相信IPTV最终必将在中国走向成功。IPTV的实施是电信公司对转型战略的有益尝试,也必将成为推动战略转型顺利实施的重要驱动力和切入点。

近几年来,尽管总体看,电信业依然处于由网络泡沫、光纤泡沫和3G泡沫所构成的电信大泡沫破灭后的恢复过程中,但是电信大泡沫的破碎并没有停止电信技术和业务的发展势头,反而促进电信业以更加理性和有效的方式发展,一系列发展新势头已经开始显露。技术更新速度开始再次加快,建网成本继续大幅度下降,电信运营商压缩成本的努力已经接近底线,移动和IP对传统固网的冲击和分流日益严重,如此等等。面对新的形势,电信运营商如何适应?如何寻找到未来的增长点促进公司的持续增长?这是摆在全球电信运营商面前的共同课题。

为此,全球电信运营商开始了新的探索——战略转型。其基本思路是电信行业不仅要从根本上扭转传统的发展思路,不再把服务限制在传统的通信领域中,而且要从更广阔的信息通信服务领域中探寻增长空间,不断进行技术和业务创新,建立新型的企业发展模式和商务模式。

作为融合大趋势下的产物,IPTV不仅能够满足电信运营商业务创新的需求,而且可以为电信运营商转变经营思路,实现战略转型提供切实可行的切入点。

IPTV与TriplePlay的概念界定

目前,国际化标准组织对于IPTV(网络电视)和TriplePlay(三重业务捆绑)尚没有严格的定义,但基本上可以从以下方面来理解。

TriplePlay最初是广电业关于三网融合业务的术语,着重于业务层面。最早指利用现有有线电视网同时提供语音、数据和视频三重业务捆绑的业务,并不特指具体实现技术,既可以基于IP技术,也可以基于射频传输,其中视频传输既可以是数字方式,又可以是模拟方式。由于这种TriplePlay业务已经侵蚀了电信的基本赢利业务,因而成为电信公司未来发展的很大威胁。事实上,目前我国广电在数字电视(DTV)业务名义下,结合了电缆调制解调器和机顶盒功能后已经开始提供TriplePlay业务,其中低价的宽带接入和VoIP业务将从根本上威胁电信公司的基本电话和宽带接入业务的收入。

IPTV最早是电信界提出来的基于电信网和IP提供三重业务的技术术语,有线电视公司也可以采用。这是一种基于宽带互联网与宽带接入,以机顶盒或其它具有视频编解码能力的数字化设备作为终端,通过聚合SP的各种流媒体服务内容和增值应用,为用户提供多种交互式多媒体服务的宽带增值业务。从业务表现形式看,也是TriplePlay。因而从某种意义上说,IPTV可以看作是Triple Play业务的一种技术实现形式。总的看,IPTV不仅是电信公司应对有线电视公司竞争的有效手段,也是维系电信公司自身业务可持续发展的需要。

这里需要顺带讨论的是广电提出的数字电视的概念。所谓数字电视指基于数字技术平台,从节目拍摄、编辑、发射、传输到接收、显示的全程数字化电视系统。根据传送方式不同,可分为卫星数字电视、有线数字电视和地面移动数字电视。通常指模拟电视的升级改造,能提供高清图像质量和丰富的频道数量。通过网络双向化改造并结合电缆调制解调器和机顶盒功能后技术上也可以提供TriplePlay业务,而这才是发展数字电视的真正的、长远驱动力。

因而,无论是网络电视(IPTV),还是所谓的数字电视(DTV),其内涵都不能单纯从字面上理解,实践上都不仅仅局限于视频类业务,其发展历程会沿着单个业务(SinglePlay),双重业务捆绑(DoublePlay)到三重业务捆绑(TriplePlay),其实质和走向则都是多重业务捆绑(MultiplePlay),实现广义的全业务经营。后面将要介绍的SBC的IPTV案例就是一个典范。

IPTV的战略价值

从发展看,用户需求越来越呈现出多样化的趋势,如何以用户为核心,把握和满足用户个性化的需求,对于在竞争日趋激烈的环境下获得业务发展至关重要。美国商业部关于用户的一项消费趋势中显示,在线需求呈下降趋势,而媒体和娱乐需求却持续上升。消费娱乐类将成为未来用户需求变化的重要趋势,这是电信公司必须把握的业务战略走向。

当前,IPTV的机会窗口已经打开,电信运营商已经从中看到了发展的曙光,IPTV战略的实施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意义重大,主要体现在如下方面:

第一、全球话音的ARPU值从2000年开始持续下降,并且随着监管的逐渐放开,将会有更多的竞争者加入,语音IP化最终将导致话音逐渐成为互联网上的一种应用而已,业务进入门槛将大幅度降低,不再是需要巨额投资的庞大基础设施。

第二、我国宽带接入已经呈现了发展乏力的苗头。目前全国宽带接入用户接近3000万,联网计算机数不过4560万台,发展余地有限。而全国有线电视机超过1.2亿台,进入IPTV领域可望突破宽带发展中计算机数目的瓶颈,维系宽带接入的可持续发展。

第三、IPTV业务可以增加ARPU值,有利于保留用户,降低离网率。根据著名咨询公司洋基集团的预测,三种TriplePlay业务捆绑的离网率比单种语音业务降低50%,比语音和数据两种业务的捆绑可以降低25%,其ARPU值则有可能分别提高3倍和2倍。

第四、尤为重要的是IPTV打开了一扇大门,提供了潜在的新业务、新收入、新商务模式的机遇,而不仅仅局限于视频广播点播业务。IPTV的重要业务应用可以归结为至少五类,分别是:视频类业务、高速上网、VoIP业务、互动游戏等媒体游戏类应用、信息服务类应用。其中多数业务属于宽带电信业务。因而,IPTV实质上是一种多重业务捆绑(MultiplePlay)的新业务形式。

第五、发展IPTV有利于利用固网的强大网络资源优势,是走向三网融合的战略需要和切入点。

数字电视的威胁

从原始含义上看,数字电视只是原有模拟电视的数字化改造,其主要优势在于数字化和高清晰度电视业务上。而实际上,有线电视网络经过双向化改造,成为HFC网后,其终端再结合电缆调制解调器(CM)和机顶盒(STB)功能后已能提供TriplePlay业务,即除了现有视频广播等基本广电业务之外,还将能提供各种电信业务,例如VOIP、视频点播、Internet接入、视频通信、三表控制、远程医疗和教育等。此时的所谓宽带数字电视通过一个带有以太网口或CM接口的机顶盒,完全可以提供MultiplePlay业务,进而大规模侵蚀电信的核心赢利业务。

在这一场TriplePlay业务的竞争中,广电具有的主要优势有:在行业管制政策方面,广电运营商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全力支持。而电信运营商开展IPTV业务受到广电管理部门的牵制;广电目前采用整体平移的方式进行DTV业务的部署,试图迅速占领市场,形成对IPTV业务发展空间的挤压;广电在数字电视业务名义下提供的TriplePlay业务,将从根本上威胁电信公司的基本电话和宽带接入业务。

当然,电信自身也有其强大优势,包括高质量广覆盖的双向宽带网络;长期积累的丰富的业务运营经验,特别是双向业务运营经验;具有市场化运作和竞争的经验;相对强大的资金和人力资源;庞大的用户市场基础;强势的运营商品牌效应;丰富的增值业务模式等等。

总的看,短期看,目前电信和广电分业经营的局面还不会正式打破,因而无论电信还是广电,对于对方核心业务的侵蚀都是有限的。广电靠与竞争性电信公司的合作侵蚀部分电信宽带和话音市场,还不足以形成对电信运营商的致命威胁,而电信同样靠与竞争性广电公司的合作侵蚀部分视频业务市场,也不足以形成对广电运营商的很大威胁。估计数字电视的发展会超前IPTV,在一定程度上制约IPTV的发展,但是IPTV的双向交互类业务的优势将具有长远的竞争优势。

中长期看,电信和广电分业经营的局面不可能永远继续维系,政策坚冰终将打破,而双方的部分业务的互相进入也渐成气候后,形势可能发生很大变化。那时,广电若能充分利用这几年的政策保护机遇,完成产业化、市场化乃至体制改造以及网络的双向化改造,开始能够大规模提供TriplePlay业务后,将开始大量侵蚀电信的基本赢利业务,成为电信公司的强有力竞争对手。因而电信公司进入IPTV领域,提供TriplePlay乃至MultiplePlay业务已经不是一种可有可无的选择,而是一种生与死的战略抉择。

对IPTV的思考

1.IPTV的挑战和机遇并存

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IPTV意味着一次重要的历史机遇,是转型战略的一个重要领域,同时也存在各种各样的挑战和潜在风险。

第三,网络服务质量方面的挑战。网络服务质量需要在网络可用性、延时、抖动和丢包率四个方面都能满足电信级网络和IPTV业务的要求,这方面实际上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例如要达到IPTV单路99.99%的可用性目标以及可视电话的50ms业务恢复时间的要求,现有为普通IP数据业务设计的城域数据网很难满足,可能需要采用虚拟专用局域网业务(VPLS)这样的高级以太网技术(具备50ms的保护倒换时间),但随之带来的成本代价能否消化,怎样消化都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第四,视频编码技术的选择困难。目前已有5种视频编码技术,各有优劣。MPEG-2是十几年前制定的视频编码标准,至今还在不断改进编码效率,但毕竟是昨日黄花,性价比不高,需要带宽太高,对网络的压力太大,无法满足要求;MPEG-4是目前大量应用的,但这是一类庞大的多媒体应用标准族,标准的兼容性弱,互操作性很差,占据带宽较高,图像质量主观评价不高,属于过渡性技术。普通的MPEG-4机顶盒缺乏向H.264升级所需要的足够处理能力和预留资源,通常只能采用更换机顶盒的方式实现技术演进,因而不适合大规模推广;H.264、VC1、AVS属于下一代编码技术标准,性价比好,但尚不成熟,且商用产品很少。其中H.264是ITU-T、3GPP、DVD论坛的视频标准交集,有利于未来通信与娱乐、有线与无线的业务和终端融合。其压缩率是MPEG-2的2到4倍,支持一路实时标清电视只需要1.5Mb/s,点播电视只需要1.2Mb/s即可。标准中只有三套参数集,易于实现互操作。编解码技术正在持续优化和改进,性能有继续提升的空间,代表了未来发展的主流。

第五,安全性特别是内容的安全性保障。IPTV业务的安全性包括从网络到终端,从业务平台到内容的各个层面。这些层面的安全性如果没有完整的可靠保证,业务的大规模开展会面临各方面的问题;

第六,中间件问题、快速频道选择的响应时间问题都需要很好解决。例如现有绝大多数机顶盒的频道切换时间高于1秒,而多数人心理上容忍的等待时间却不到1秒,甚至希望在半秒之内。

第七,IPTV系统需要进行中间件、机顶盒和系统之间的复杂互操作测试,由于可用标准的缺乏,这方面还有很大的困难。

总之,IPTV除了政策和市场的不定性外,其大规模实施在技术上也面临不小的挑战,需要妥善解决。

2.商业模式和产业价值链是关键

电信向三网融合演进的探索,宽带接入发展的突破,新业务新应用的机遇,也是关系到未来网络和技术业务转型的战略性领域。其涉及到的不仅仅是技术,更重要的是成本、业务和商业模式。

在IPTV的发展过程中,如何创造融合的赢利的商业模式和融合顺畅的产业价值链起着关键的作用。视频广播业务是IPTV的基本业务,而连接型业务应该是真正的赢利业务。从电信历史上看,凡是赢利的业务多半是连接型业务,例如电话业务是最经典的端到端连接型业务,短信业务也是端到端连接型业务,互联网业务具有客户机到服务器的TCP连接,VPN也是各种连接业务,包括二层/三层VPN等,连接性是多数业务的基本属性,具有连接性的业务才是具有卖点的赢利业务。而相反,内容型业务尽管吃带宽厉害,但产生收入的能力很弱,人们习惯于为连接型业务所付的钱远高于内容型业务,一个短信,几十个字节,1毛钱一条,每年约3000亿条,收入近200亿元,而一部电影占据高达几个G的字节,只收几毛钱,却很少有人愿意支付。因而所谓“内容为王”的说法实在值得商榷,至少近期难以看到。因而下功夫做好各种连接型业务是IPTV商业模式能否成功的关键。

IPTV涉及三种完全不同行业的商业模式:建立在单向树型结构上的低价/包月的广电业、建立在无连接模式上的低价/免费的IP业务和建立在连接模式上的可管理/高成本的电信业。因而创造融合的商业模式、运营模式和顺畅的产业链需要不断的探索。通过与获得广电许可证的单位(例如上海文广)的合作,依靠“合作多赢,共建产业链”方式共同推进IPTV的发展。

为迎接IPTV的到来,中国电信正在积极地研究和探索,并计划在2005~2006年,在5个省17个地方开展IPTV商业试验,为今后大规模推广积累全方位的经验。

随着2008年奥运会和2010年世界博览会的临近,IPTV在我国的实际应用正日益趋近。尽管在政策、技术和市场等层面存在的诸多风险为其发展增加了多重不确定性。但是可以相信IPTV最终必将在中国走向成功,IPTV的实施是电信公司对转型战略的有益尝试,也必将成为推动转型战略顺利实施的重要驱动力和切入点。

太仓同城游戏中心五

米亚大陆OL免费版

疯妖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