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模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建筑模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雷士内斗致吴长江被立案侦查竞争对手趁乱挖墙脚

发布时间:2020-01-14 23:07:34 阅读: 来源:建筑模板厂家

雷士照明的内斗又掀波澜。

10月28日下午5点,雷士照明(02222,HK)官方微博贴出了一张 “立案告知书”,其中显示,在10月22日,惠州市公安局已正式对 “吴长江等人”挪用资金立案,认为涉嫌有犯罪事实发生,现进行侦查。

10月30日,本刊记者从惠州市公安局证实,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涉嫌挪用资金,已被立案侦查。

在外界看来,吴长江和王冬雷持续三个月的争斗,或许快到决胜阶段。毕竟被立案侦查后,吴长江失去了回旋余地。佛山照明(000541,股吧)灯具协会会长吴育林认为,从雷士品牌的角度而言,内斗已经严重损害了品牌形象,无论结果如何,两方都是输家。

据了解,雷士照明、德豪润达(002005,股吧)都计划在近日复牌,复牌前王吴双方的较量仍在进行。

王冬雷指吴“吸钱”

10月30日下午三点半左右,来自全国各地的30多个雷士运营中心的负责人,在雷士照明惠州临时总部大楼四楼会议室听到了王冬雷出具的吴长江的讲话录音。

在录音里,吴长江慷慨激昂地描绘了新的蓝图。他说,明年开设1000家店,三年内扩展3000-5000家店,争取国内每个县设一家店,县级市场统一价格,每省统一配送,希望实现渠道扁平化。

吴长江想跨过雷士各地一级运营商,直接与雷士二级经销商一起建立全新的O2O平台。“我们可以整合欧普、三雄、阳光、飞利浦等产品,在我们统一平台上卖,希望在行业里做到第一。”吴长江说,“互联网为商业模式变革带来很大想象空间。”

依据吴长江的描述,雷士照明的O2O电子商务平台,定位在建材领域,围绕灯具展开。并且,他希望用众筹模式,向大家集资。员工、经销商先集资,投入8—10亿,每个经销商出资200万-300万元的额度。然后在明年将引进资本,新公司三年后计划上市,最终在照明行业里成为新的知名企业,公司市值少则达100亿,多可能上千亿。

值得一提的是,吴长江还不忘向经销商“抛出了橄榄枝”。每个店经销商占40%-49%的股权,新公司占51%-60%的股权。另外,经销商在新公司中也有股份。“大家一起发财,”吴长江说,“现在缺的是电子商务平台的建设,不是天猫、京东、58同城,是自己的平台。”

听完录音后,面对各大运营负责人,王冬雷说:“老吴是聪明人,O2O概念很热,他也在把假事当真事做。不过,他不可能再自由几天了,他为什么还这样做?两周前,澳门老大带人,到重庆找他(指吴长江)。(吴长江)每月要还1000万—2000万元(赌债利息)。从你们手里吸钱,不可能。两三百个经销商,从每个手里骗取200万—300万元,就过亿。一是可以还赌债,二是可以闹更多事。”

雷士江苏运营中心负责人王晓波透露,吴长江上述录音是10月25日,在雷士经销商总裁班学员的微信群里讲话的录音。这个微信群有200多个人,当天下午,吴长江跟群里的经销商开了微信会议。

“经销商有动心的,但是,他做自己的事就不管了。如果他用雷士经销商总裁班的微信平台,做破坏雷士的事,一是有难度,不易搞;二是今天雷士召开运营商紧急会议后,我们运营商会与各地经销商沟通好,防范事态发展。”王晓波说。

王晓波预计,受吴长江影响的雷士经销商应该不会超过10%。但也有雷士运营商担心,雷士体系外的社会经销商会支持吴长江。

10月30日,36个雷士运营商集体在对吴长江的《公开谴责声明》上签字。由于担心部分经销商跟着吴长江走,这36个雷士运营商还集体在《债权申报说明》上签字。这份说明称,雷士前总裁吴长江曾多次以各种理由与方式向运营商借取大量款项。

“吴总在照明行业曾是一个杰出人物。但要让经销商知道,吴总曾在我们运营商身上拿了多少钱。否则,我们能否在这场战役中大获全胜,将有不确定性。”雷士上海运营中心负责人华勇说。

王冬雷逐步占上风

依据上海杰赛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的介绍,挪用资金罪是职务犯罪里面比较常见的一种罪名,它和职务侵占、贪污是并列的一个罪名。挪用资金主要指主观上没有占为己有的目的,但未经公司同意,擅自将公司资金挪为他用。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立骏也表示,刑事方面,一般有初步证据才会立案。

本刊记者未能联系到吴长江本人。吴长江身边一位高管则表示,自己这几天都没在公司,对吴长江被立案侦查一事也不太清楚。不过,他说吴长江本人应该还在重庆。

据惠州市公安局内部人士透露,目前吴长江并未被采取强制措施。

今年8月,雷士照明爆发新一轮内斗,创始人吴长江方和德豪润达王冬雷方进行了多轮持久的较量。吴长江在雷士照明的董事、CEO职务被罢免后,坚守在子公司重庆雷士,并实际控制着万州工厂,从而与王冬雷方形成“对峙”局面。随着事态的发展,形势逐步朝着有利于王冬雷的方向发展。

10月20日上午,雷士照明董事会派驻的工作组进驻重庆雷士办公楼,总部各部门代表与重庆雷士进行了座谈。10月27日,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正式接管重庆总部,重庆雷士的法定代表人由吴长江变更为王冬雷。

对王冬雷而言,目前仍悬而未决的是万州工厂问题。万州工厂从8月初内斗爆发后开始停工,8月25日,出于多方考虑,吴长江同意恢复该工厂的生产。

9月中旬,双方在万州工厂控制权方面爆发冲突,继而上演“万州工厂争夺战”。在10月27日,雷士照明的公告中,董事会表示,为“避免疑问,本公司的万州工厂仍然停产”。

10月30日,记者从可靠渠道获悉,雷士照明多位运营商联名致信重庆市人民政府,呼吁敦促吴长江立即归还万州基地。

在外界看来,这次事件预示着吴长江和王冬雷方的争夺进入决战状态。不过,广东光亚照明研究院总监刘俊认为,从重庆雷士法定代表人更换事件开始,双方已经开始决战,这次是要彻底分出胜负。

刘俊认为,原来吴长江还能请律师、通过各种方式去博弈,而随着吴长江被立案侦查,再博弈的机会越来越小。

佛山照明灯具协会会长吴育林表示,无论是王冬雷赢了,还是吴长江赢了,雷士品牌都输了。而欧司朗、飞利浦等公司都在开始新的布局,照明领域的龙头公司依旧稳稳地掌握在这些跨国公司手中。

吴育林还提出了自己的另一个担忧:每家公司都有自己基因,雷士照明的强项在于商业运作模式,吴长江本人对市场的理解比一般人都强。而王冬雷则是技术出身,德豪润达能不能成功嫁接雷士,需要时间观察。

竞争对手挖墙脚

在雷士对吴长江涉嫌挪用资金一事采取法律手段的同时,吴长江也通过律师发布起诉函,指责王冬雷侵占德豪润达1亿元、涉嫌虚构业绩。

对此,王冬雷表示不予置评。“我欠他(吴长江)1000多万元,是因为他还有200多万(雷士)股票没给我。”王冬雷还称,德豪润达一旦完成相关投资项目,将是中国最大的户外媒体公司,将在国内各地加油站建1200多块LED屏。

事实上,即使没有吴长江此次另立炉灶,想挖角雷士的经销商搭建O2O平台,雷士现有庞大的实体专卖店体系也面临着电商的严峻挑战。雷士云南运营中心负责人李灌民呼吁,雷士应该尽快利用起全国3000家专卖店的体系,形成统一的O2O平台。

作为雷士新的操盘手,王冬雷表示,“希望尽快能从‘战斗模式’转向‘发展模式’。”

“商业模式改革对雷士是挑战。”王冬雷说,他研究过英国最大零售商ARGOS的线上线下融合的模式,“O2O结合雷士现状,我在春节期间写了28页纸,(阐述)如何应对这个挑战。”

随后,王冬雷话锋一转说:“吴长江这个事件(指挖角经销商),让我们推后了,先稳定再改革。再说,就算老吴在,这事也推不了,一定要在董事会主导下,投入大量资源,不能藏在桌子底下弄。”

“吴长江做雷士电商,还占电商公司51%的股份,抢我们生意,雷士电商如果按这条路走,3000家门店两年就没了。”王冬雷说,照明需要有“最后一公里”,与安装、设计结合,才可以做O2O。“公司有全面的考虑,会在适当时候系统地推进,11月份会有整套规划。雷士会尽快拿回电商平台。”

针对德豪润达公布的三季报业绩欠佳,王冬雷坦承,“三季报在我们预测的下限”,主要是今年德豪润达的照明产品在雷士渠道的销量,只有预测的一半;德豪润达的LED封装产品出货,也受雷士风波影响。但LED芯片、小家电业务超预期。“着眼于未来,雷士与德豪将发挥更好的协同效应,我们希望明年给雷士和德豪润达的股民一个超预期的业绩。”

就在雷士忙于内斗之时,勤上光电(002638,股吧)等竞争对手已开始挖角雷士经销商,欧普、三雄极光等雷士老牌竞争对手则在加速抢占市场。业内专家表示,雷士的内斗为竞争对手提供了赶超时机,也使得行业格局增添更多变数。

(责任编辑:HN025)

专家挂号服务平台

就医挂号合作

名医汇